首页 卦妃天下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番外87:往后余生,唯我相伴 全剧终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他们夫妻怀着忐忑的心,再一次登永安寺,时隔二十五年。
  
  一如当年,他们刚到永安寺,就看到了早已等候的源恩,二十五年未见,源恩模样还是没有任何变化,甚至那慈善的笑容也分毫不差。
  
  “阿弥陀佛,老衲昨日便知今日有贵客自西南而来,故而早早相迎。”
  
  源恩的话让夜摇光一怔,时光恍然间倒退四十年,夜摇光低声笑了:“和尚,比之当年你少了一句‘携一宝相赠本寺’。”
  
  “小友当年所赠之宝,便在本寺。”源恩笑容不变。
  
  夜摇光颦眉:“不是被贵人买走……”
  
  “二十年前,贵人再临永安寺,得佛子点拨,身无长物,便以此为谢礼赠与佛子。”源恩道明缘由。
  
  兜兜转转,这本当年夜摇光为了解燃眉之急,十分敷衍挑选最短字数抄写的《观音心经》,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回到了广明手里,且伴随着他整整二十年多年。
  
  不知怎地,夜摇光捏着衣袖,心被一寸寸绷紧。
  
  “这也是缘分,摇摇。”温亭湛握住夜摇光的手。
  
  他温热的力量,平复了夜摇光泛起波澜的心,夜摇光浅浅一笑:“嗯,缘分。”
  
  番外87
  
  “小友,缘来缘去终须散,花开花落自有时。”源恩又隐含深意地念了一句,伸出手,“请。”
  
  温亭湛微微对源恩颔首致意,执起夜摇光的手,夫妻两同步并肩迈入了永安寺。
  
  源恩直接将温亭湛和夜摇光引到了泛着金光的禅房门口,亲自推开了房门。
  
  其实夜摇光和温亭湛已经猜到了什么,他们到底已经经历过太多,能够镇定自若迈入禅房。
  
  禅房内坐着一个看似只有二十岁的年轻和尚,他长得异常俊美,穿了一袭白色袈裟金边袈裟,浑身透着金色的光晕,看起来格外神圣不可侵犯。
  
  他的旁边蹲着一只毛发银白的雪鹿,面前是一盆植物,清雅绝美,摇曳间绽放着华光,夜摇光认得,是当初温亭湛血肉模糊挖出来的优钵罗花。
  
  到了夜摇光今日今日的修为和阅历,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和人能够轻易挑起她的情绪,但她一进禅房,就忍不住痴痴地盯着盘膝而坐广明,原来长大成人的他,才是和温亭湛最像的一个,他们就像萧颛与萧士睿一样,是一个模子刻出来。
  
  她贪恋的目光,似乎惊扰了他,像纱幕一般长长的睫毛随着眼帘掀开翘上去,露出了他神秘,深沉,澄亮而又慈悲的双眼。
  
  四目相对,夜摇光一瞬间眼眶一红,若非强制运气封了自己的泪腺,夜摇光觉得她的泪水一定会霎时夺眶而出。
  
  温亭湛的目光温和笼罩在这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身上,他们真的很像,除了身上的气息略有不同,稍微注意一点,站在一起,恐怕都不好分辨出来。
  
  一句广明小师父,夜摇光硬是唤不出来,倒是广明展开了和煦且又乖巧地笑容:“母亲。”
  
  夜摇光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,她不可置信地望向温亭湛,温亭湛在察觉到她的目光之后,遮掩住眼底的幽光,坚定而又欣然对她颔首:“广明唤你母亲。”
  
  得到肯定的答应,夜摇光即便是封住了泪腺,也是眼睛涩涩发痛,她激动得偏过头,极力压制住自己不受控住的情绪,抓紧了温亭湛的手,才勉强平静地含笑看过去。
  
  这一转头,才发现广明已经走下来,站在她身侧,搀扶住她的胳膊:“母亲,请上座。”
  
  夜摇光大脑短路,像个没有自主意识的木偶,有着温和浅笑的广明将她扶过去,待她落座之后,广明又对温亭湛恭敬地开口:“父亲也请坐。”
  
  温亭湛态度和蔼,更为冷静从容。
  
  他们坐下,广明便在他们面前跪坐,不再像一个佛家弟子,更像世俗承欢父母膝下的孩子:“这些年,广明无法侍孝于父母身侧,不知爹娘可否将家中之事说与广明听?”
  
  “好,你想听什么,母亲都告诉你。”夜摇光立刻迫不及待回答。
  
  广明笑容更乖巧:“都想听。”
  
  这样的回答让夜摇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讲述,倒是温亭湛凝视着广明:“故事很长,当真都要听么?”
  
  “当真。”广明颔首。
  
  “那便从夔螭被镇压之后说起吧……”
  
  夔螭之前,他们每年都能和广明相处短暂的几天,会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,夔螭之后,他们才是彻底断了联系,再后来就是魔宫夜摇光受伤,为此彼此好,才断了念想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